首页最懂女人帮 奢侈品极至汇公众号
奢侈品极至汇公众号二维码
手机版
您现在的位置: 美酒雪茄> 美酒> 佳酿推荐> 正文

惟我独尊的甜酒——伊甘贵腐

时间:2013年4月01日    来源: 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作者:冰块Baron

导读:惟我独尊的伊甘酒是1855年波尔多葡萄酒评级时“五大”之外惟一的超级葡萄酒,其贵腐甜酒堪称世界第一。

伊甘贵腐

伊甘酒庄历史悠久,1993年酒庄举行了家族400年庆典。

伊甘酒庄位于波尔多南部的苏玳区,海拔75米的圆丘上的葡萄园,采天地之灵气,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它不可超越的重要原因之一。

1593年12月8日,Sauvage 家族协议受让了当时属于王室财产的伊甘酒庄。18世纪末,家族与Lur Saluces 家族联姻,一直延续至1999年。这一年,酒庄被法国精品业龙头LUMH 集团收购,酒庄总经理 A. de Lur Saluces 伯爵在2004年被迫退休。

16世纪兴建的城堡透着中世纪的风格,像是座防卫型的农庄。自1785年起,绿沙律斯(Lur Saluces)家族因为婚姻的关系自索瓦热家族继承了伊甘堡,一路经营到1999年,经营酒庄200多年。在因产贵腐甜酒而全球知名的苏玳村内,伊甘堡占了村里最好的位置,酒庄所有的188公顷土地中,有110公顷的葡萄园,几乎全绕在城堡周围的砾石圆丘上。贫瘠的砾石地提供排水不错的生长环境,地底下是黏土层以及含许多石灰的泥灰质土,为葡萄储备水分。有些区域为了提高排水效果,从19世纪就陆续埋设了上百公里的排水管线。伊甘堡主要以赛美蓉葡萄为主,另外1/5种植白苏维翁。

到了秋季,圆丘之间经常会弥漫着晨间的潮湿雾气,但到了中午后,雾气散去,阳光使葡萄更好地孕育。伊甘堡因为地势高,葡萄园是整个产区最常有雾气盘旋的地方,因此,伊甘的葡萄比其他地区的葡萄品质更好。亚力山卓立下一个规矩,即葡萄的甜度必须达到每升果汁内含有340克以上的糖分才能够采收。因此,每年都得冒着全部葡萄烂光的风险,等待真正浓缩的葡萄。

亚力山卓常说:“没有失去一切的勇气,将永远无法制胜。”在20世纪就有1910年、1915年、1930年、1951年、1952年、1964年、1972年、1974年及1992年9个年份一瓶伊甘堡都没有生产的悲剧。在苏玳产区里,只要每升含有210克糖分的葡萄才够成熟度,才可以采收酿造,伊甘堡常常是这个数字的两倍。例如1996年,每升葡萄汁所含的糖分就高达450克。除了要勇于冒险,贵腐葡萄的采收必须分多次进行。伊甘堡每年有200多名采收工人,耗时1-3个月才能完成采收;1972年,伊甘堡破纪录地连采了11次。超低产量更是伊甘堡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方,全酒庄约70多万棵葡萄树,在正常的年份只产近10万瓶的伊甘贵腐酒。

伊甘堡前世今生之家族恩怨

2000年因为采收季末下大雨,伊甘堡只能产3万瓶,需要20多棵树才能产一瓶。伊甘堡并非一成不变,1997年聘任相当年轻的女酒窖总管S·加贝,也开始采用新式气垫式榨汁机。已经干缩的葡萄很难榨出汁来,需要经过三次气垫机压榨,最后再用传统的垂直式榨汁机榨出最浓的汁液来。葡萄汁经过一夜的沉淀之后放入全新的橡木桶发酵,缓慢地发酵至14﹪酒精浓度之后,降温至4℃,沉淀除去酵母。来年的7月进行调配与混合,数十批的酒依照酒精、酸味与甜度标准依比例混成该年份的伊甘堡酒。亚力山卓自己也参加调配工作,但他扮演的角色是剔除所有他认为及不上伊甘堡水准的酒。他可是不计成本,被剔除的酒只能以低廉的价格整桶卖给酒商,混合好的酒要再经过长达三年半的橡木桶培养,每星期添桶一次,并且进行15次换桶去酒渣,这些过程会让葡萄酒再减少20%。这样不计一切酿成的伊甘堡常常浓得吓人,即使不看标签,一般人都能轻易地认出伊甘堡的浓重质感,这也是苏玳贵腐甜酒的特长,伊甘堡几乎是做到了极致。伊甘堡的甜味,并不完全靠酸味平衡,而是配合高酒精来表现均衡,显露出来的是豪华丰硕的大尺度风格,也许太强势了,亚力山卓觉得伊甘堡适合单独品尝,而不太容易搭配甜点或是其他的东西。伊甘堡,让人景仰及倾心。

亚力山卓执著的酿酒精神让人万分敬佩,不管他们家族的名字绿沙律斯是否将继续标在伊甘堡的酒标上,但至少在酒迷的心中,因为亚力山卓,伊甘堡的荣耀将一直属于绿沙律斯家族。1999年,由于亚力山卓与其家族长期不和,导致其兄弟和其他亲戚以1亿英镑左右的价格将伊甘堡的控股权卖给路易威登,伊甘堡酒庄的混乱局面随之达到高潮。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赛尔是亚力山卓伯爵的众多支持者之一。这位法兰西学院院士写到:“伊甘堡并不仅仅属于吕尔·萨吕斯家族,它还属于法兰西,属于欧洲和整个世界。就像沙特尔大教堂、拉威尔的《波莱罗》舞曲、莫奈的《睡莲》一样,它属于你,也属于我。”革命、世界大战和荒年都没能做到的事,却让资本的力量做成了。

阿诺利用了其他股东对伯爵的不满使得亚历山卓伯爵没能使伊甘堡继续属于绿沙律斯家族。

甜白酒被人们视为法国的一大文明瑰宝。路易威登于1999年获得伊甘堡酒庄63%的股份。一座珍贵的苏玳葡萄园就此易主,但此举的影响远不止于此。这座生产甜白酒的酒庄经营权,落入奢侈品行业最大的掠食者路易威登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之手后它的命运会如何呢?

标签: 伊甘贵腐 葡萄酒 路易威登 奢侈品

相关内容 Related contents

精品图集 Pretty Pictures